标签归档 萨马兰奇

通过admin

静海区:萨马兰奇体育公园拟提升改造

乐居买房讯:《党群心连心》栏目网民 盛 ** 留言:建议在团泊新城修建露天游泳场建议。

静海区区委回复:合作示范区管委会正组织筹划萨马兰奇体育公园提升改造工程,建设内容包括亲水空间和音乐喷泉。目前,该项目已完成初步设计及概算批复,计划三季度进场实施。未来根据团泊新城西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和发展情况,合作示范区管委会将通过招商引资,积极洽谈引进娱乐康体项目。 (津云新闻记者 周婷婷)

通过admin

非体育人物萨马兰奇_网易新闻

巴塞罗那当地时间4月21日下午,当89岁的胡安·安东尼奥·萨马兰奇被宣布死亡的时候,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同时发出了感叹:一个时代结束了。作为第7任国际奥委会主席,萨马兰奇曾经掌舵长达21年之久。在任内,他经历了奥运会运动、盐湖城行贿丑闻和愈发频繁的事件。然而,他过人的外交技巧、商业手段和政治才能,总是一次次化险为夷。在他领导之下,奥运会和奥林匹克运动经历了一次重生。

1992年6月18日,萨马兰奇在萨杜尔尼德阿诺亚传递奥运圣火。他曾两次想要退休,一次是在1992年在他的故乡巴赛罗纳举办奥运会之后,另一次是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。然而,支持者的鼓励让他每一次都选择继续留任。

回顾年轻的萨马兰奇的生活,也许并不能预计到他日后能成此大器。他出身富商名门,语言天赋过人,爱好摔跤和曲棍球。1942年,当时已经在旱冰球圈小有名气的萨马兰奇,借助家族的财力创建了西班牙第一支旱冰球队,不久又出资在故乡加泰罗尼亚组织了首届旱冰球锦标赛。此后,球队每次出国参赛,萨马兰奇基本上也解决全部费用。西班牙旱冰球队成绩突飞猛进,屡获名次。1951年,萨马兰奇被推选为西班牙皇家体育俱乐部的旱冰球教练,并带领西班牙队获得了旱冰球世界锦标赛冠军——这是西班牙体育界在内战结束后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。

正是这个世界冠军,让作为青年体育名流的萨马兰奇大步踏进了政坛:在西班牙国内,他首次竞选区议员就获得了成功,由于他对旱冰球运动的极大贡献,随后又被西班牙全国体育运动委员会破格提升为委员会委员;在国际上,旱冰球世锦赛、赫尔辛基奥运会和地中海运动会等运动会,成为了他在国际体坛崭露头角的最佳平台。

1947年,就在瑞士世锦赛场之上,国际奥委会委员奥托·迈耶尔被“朝气蓬勃、风流倜傥”的萨马兰奇所吸引,甚至致信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埃德斯特伦,热情洋溢地写道:“我发现了一颗新星,一颗罕见的新星。他应该进入国际奥委会。”

萨马兰奇在国内的仕途达至顶峰,是在法西斯弗朗哥政权的最后几年里实现的,他曾经作为弗朗哥的体育部长达7年之久。1936年,西班牙爆发内战。17岁的萨马兰奇被征入伍却得以逃脱到法国,当他从法国回到西班牙的时候,他毅然改变了自己的阵营:由支持自己生长的加泰罗尼亚、变为支持本应与之“势不两立”的独裁者弗朗哥。

这一段政治经历,曾经让他在日后的岁月里饱受来自反对者的攻击。1974年,他参与纪念佛朗哥发动军事政变38周年的仪式上,与佛朗哥政府代表高举手臂的照片,还曾经引发了一场国际运动,他本人也卷入了一场让他下台的危机。

然而,哪怕是对他最猛烈的攻击者,也很少能对他的突然变阵作出解释。但这个答案在10年之后越加明晰,1977年、即法西斯政权被推翻两年后,他又接受了新政权的任命,作为自1917年以来西班牙首位驻苏联大使进驻莫斯科。作为一个信奉机会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人——正如他因为预想到加泰罗尼亚的失败而选择投奔对手,萨马兰奇的每一个抉择都是在为“一盘更大的棋”铺路。

据《萨马兰奇传》一书介绍,萨马兰奇最初并不希望到苏联任职。然而后来的事态发展证明,他当时的抉择是完全正确的。70年代中期,萨马兰奇已经是闻名国际体坛的人物,1974年他荣升为国际奥委会副主席,但他的下一个目标,是接替1980年即将卸任的基拉宁。70年代后期,萨马兰奇过人的管理才能和政治天赋已获得了广泛好评,但他同时意识到,他在苏联的经历将成为让他成功当选主席更有力的筹码: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下,谁要是获得以苏联为首的阵营的支持,几乎就能稳操胜券。1980年,萨马兰奇正式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。

如果说苏联是萨马兰奇当选奥委会主席的有力支持者,那么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召开被认为是萨马兰奇对苏联的“回报”。在争夺1980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争夺中,莫斯科战胜了洛杉矶。1979年,莫斯科奥运会开幕前夕,苏联入侵了阿富汗,这使得美国阵营对运动会发起了。然而,在国际奥委会的努力之下,依然有80个国家派出了代表。

4年之后,苏联和东欧阵营为了报复美国阵营,也对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发起。萨马兰奇再度利用其与阵营的关系,积极对苏联和东欧作工作,才让没有演变成为一场大型的反对活动。他的“苏联遗产”不仅成功挽回奥运会的面子,也为其在国际奥委会的仕途打了一支“强心针”。

1980年萨马兰奇刚开始执掌国际奥委会时,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正陷入低谷,联合、的威胁和财政危机让奥委会举步维艰。是萨马兰奇让这一切改变了。在他离任时,他曾宣称,奥运会已经可以“完全独立于政府”。事实上,正在他的积极推动下,奥运会的转播权史无前例地卖出了高价、高级赞助商制度被建立、冬夏季奥运会不再在同一年举行——这一系列的改革,无一不为奥运会实现完全商业化铺平道路。1980年,萨马兰奇走马上任之时,莫斯科奥运会获得了6千万英镑的电视转播收入,到2000年他离任时,这个数字飙升至10亿英镑。

萨马兰奇任内发生的几起事件,多次让他成为“众矢之的”。他频繁地受到指责,被认为对控制毫无作为。他任内最大的“丑闻”发生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,加拿大100米短跑冠军约翰逊(Ben Johnson)被测出使用了。此后,加拿大在彻查中又发现了一大批服用了的运动员,同样的事件在90年代包括亚运会在内的几次大型赛事中又再重演。对此,一名萨马兰奇的反对者曾毫不留情地说过,他在任期间最大的成功是让国际奥委会变成了一个“富人俱乐部”,至于传播奥林匹克精神至关重要的控制,根本不在他的考虑之列。

2001年,在他“发迹”的老地方莫斯科,萨马兰奇完成了他在国际奥委会长达21年的任期。他是这个国际体育政治组织任期最长的三位主席之一,其他两位是任期29年的“现代奥林匹克之父”顾拜旦和任职20年的美国人布伦戴奇,后者也是萨马兰奇的提携者之一,他曾经对年轻的萨马兰奇说过,“你以后将会成为一名主席”。

的确,庞大的人际关系网络在他“风雨飘摇”的任期里曾几度把他从下台的威胁中挽救出来,也让他推动的各项改革得以最终落实。正如他长期的对手、调查记者Andrew Jennings指出,“今天,在国际奥委会里面提及萨马兰奇的西班牙旧事依然是一个禁忌,因为,现任的111名成员中至少有84名是他亲自任命的。”

无论对西班牙、对国际奥委会、对世界各国职业运动员乃至对一名中国普通老百姓而言,萨马兰奇都是一代人的“圆梦者”。中国人恐怕都不难理解这个意义——萨马兰奇任内的最后几年,为北京申奥作出的极大贡献不言自明。1993,北京第一次申奥失败。萨马兰奇为力挺北京、作出了几近让人震惊的姿态:他在一次采访中甚至说,国际奥委会把2000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给了悉尼而不是北京,“是一个错误”。

2001年,依然是在莫斯科,萨马兰奇结束了其漫长的任期。同时,他完成了自己作为“圆梦者”的最后两件作品:奥运会真正成为了财富与荣耀的象征;北京终于获得了奥运会的举办权。而由他亲自挑选的继任者——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·罗格以及由他的儿子安东尼奥·萨马兰奇二世,则继承了他的使命,在国际奥林匹克事业中继续大放异彩。

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隐私政策网络营销网站地图